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四十六章 春暖花开(中)

时间:2018-01-13
文龙开车接了田东华,一起来到车公庄附近的那家「金山城」,玉倩还没有到。
  「干嘛来这儿啊?要吃火锅儿有的是好地儿,金山城现在已经不行了。」
  「就是吃惯了这儿了,以前经常和玉倩来这儿。」田东华递给文龙根儿烟,「怎么样,最近也没怎么见你,过得怎么样?」
  「咳,还能怎么样啊,混呗。」文龙的样子很慵懒。
  「不是吧?侯总可是忙的一塌糊涂的。」
  「哼,他干的是大事业,我哪儿帮的上忙儿啊?」文龙用的是一种略带讥讽的语气。
  「也不能这么说啊,养兵千日,用在一时嘛。」
  「哼。」文龙用鼻子出了一声儿,都懒得回答了。
  「你也别太计较这些,侯总最近就有大举动,对咱们大家来说都是机会。」田东华说的很不经意。
  「什么大举动?」
  「你…你不知道?」田东华现出极度出乎意料的表情,「你不知道公司重组的事儿?侯总没跟你说?」
  「什么重组的事儿?重组什么?」文龙可有点儿着急了。
  「这…你最好还是直接去问侯总吧。」
  「你告诉我又怎么了?」
  「嗯…」田东华看上去真的很为难,「文龙,咱们实话实说,你和侯总是兄弟,我就是一打工的,说白了,我是外人,你们俩有什么都好商量,如果他要真是没想告诉你,当然了,他一定有很充分的理由的,可我却跟你说了,你一去找他,他跟定是不能跟你怎么招,你觉得我会有什么下场?兄弟间的事儿,我还是不插手的好。」
  「华哥,你放心,你跟我说,我绝不会把你卖了的。」
  「文龙,文龙,你别逼我,你还是自己去问他具体是关于什么的吧,我可能已经说得太多了,你最好是能把我刚才说的话也保密。」
  「华哥,你这可就没劲了,从上次去秦皇岛开始,我可就一直把你当自己人,我四哥他看不起我,是不是你也看不起我啊?」
  「怎么可能,你别想歪了。」
  「那好,你要是当我是朋友,你就跟我说,我就是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我赌咒发誓,绝不去跟我四哥挑明。」
  「嘶…」田东华用力的搓了搓手,「你答应了不去找侯总?」
  「我答应了。」
  「侯总把他名下的东星股份转让了…」田东华把侯龙涛找律师定协议等一系列的事情都说了,他这次是真的冒了很大的风险,但只有这样才可能获得高回报。
  「啪」,文龙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儿,然后也没说话,只是坐在那儿运气,很明显的是在强忍怒火。
  「侯总肯定是有他的考虑的。」
  「呵呵,这么重要的事情他都不知会我一声儿,这他妈兄弟当的。」文龙心灰意懒的摇了摇头,「唉,人是会变的啊,我们是越走越远了。」
  「现在是咱们自己的时间,别谈公事儿了。」田东华为了不再使对方的情绪低落,赶忙转移话题,显然是为了文龙着想,「你好像一直都没有正式的女朋友吧?」
  「有啊,不过已经分手了。」
  「为什么?」
  「还他妈说呢,肏,全是我四哥的错儿。我本来跟那姑娘挺好的,丫非教我干人家的屁眼儿,没几次人家就受不了了,说要再那样就跟我分手。」
  「那你就别在走后门儿了呗。」
  「肏,那哪儿成啊,这世界是咱们老爷们儿说了算,我其实还真不是非从后面来不可,但不能惯这毛病,分就分了。」
  「哼哼哼哼,」田东华事先可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档子事儿呢,看来文龙把这也赖在侯龙涛头上了,「你还不是真的喜欢人家。」
  「你们聊什么呢?这么投入?」玉倩终于出现了,一条蓝色的牛仔裤,一件长袖儿的紧身绒衣,脑后梳着马尾辫儿,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,充满了青春活力,别提有多可爱了。
  两个男人都暗暗的嚥了口吐沫…
  侯龙涛左手搂着冯洁的肩膀,侧过身,探头到她脖子右侧,伸出舌头,在她香气袭人的皮肤上轻轻的碰触,右手开始解她军装的扣子,「姐姐,屋里热,把外衣脱了吧…」
  「啊…啊…别这样,龙涛,别这样…」冯洁可没法儿再坦然下去了,虽然这次男人帮她找了借口,但她说什么也不可能再坦然了,她被吻得浑身发痒,只好缩着脖子,伸手去制止对方的行为。
  「姐,你好美,让我好儿好儿疼疼你吧。」侯龙涛感到女人的手上根本没有力量,便毫不顾忌的继续脱她的衣服,同时右臂向下压,试图将她推倒在床上。
  「不可以…不可以,」冯洁发觉了男人的意图,为了不躺下,只得将双手撑在背后,可这样一来,身前立刻失守了,而且她的胳膊发软,完全抗拒不了对方,一下儿就变成了用双肘支床的半卧姿势,「别这样…好弟弟,我是结了婚的人,我…我有老公的,别这样…」
  「你真是个贤妻,可你的老公现在在干什么呢?」侯龙涛已经把军服的扣子全解开了,隔着衬衫,一把抓住了女人的乳房,慢慢的捏着,嘴巴在她的脸上寻找着她的香唇,「他喜欢就可以在外面乱搞,你喜欢就只能憋在心里?咱们不是只为了肉体的慾望,咱们之间是有真感情的。」
  冯洁本来一直在左右的扭动螓首,听了这话,本来就已经鬆动了的信念更加不坚定了,她不再躲避男人的亲吻,让他叼住了自己的双唇,让他把舌头顶入了自己的檀口中。
  侯龙涛没有在女人口中激烈的搅动,只是很温柔的挑逗她的舌尖儿,不能上来就给她太大的刺激。
  冯洁本来已经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,突然觉出男人在试图解自己的皮带,一种极强的罪恶感猛的冲上了脑顶儿,但更令她害怕的是从没有过的兴奋也随着这种罪恶感产生了,兴奋得她直想大喊大叫,「我终于要偷情了!终于要跟心爱的男人做爱了!」她用力的推开对方,跑向了大门。
  「姐姐!你别走!留下来陪我吧。」侯龙涛的声音里充满了依恋、诱惑。
  冯洁停顿了一下儿,转而向浴室走去,「我…我今天出了好多汗,先…先让我沖一下儿吧。」她虽然用的是徵求意见的口气,但并没有等男人批准,就把自己关进了洗手间。
  侯龙涛开始笑着脱衣服,又把屋里的灯光调得略微昏暗了一点儿,虽然自己不可能改变冯洁在过去二十几年中受过的委屈,但至少能用自己知道的方法让她今后的生活多一点儿快乐时光。
  冯洁并没有立刻就洗澡,而是靠着门慢慢的坐在了地上,她的身子在不由自主的颤抖,她不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没有一鼓作气的离开,「难道我真的要背夫偷情吗?难道我真的要跟妹妹的男朋友上床吗?是又怎么样?丈夫根本就不在乎我,妹妹挑明了说要跟我分享的,没人能说我的不是。」
  最无聊的就是等待了,但为了表明自己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女人身上,又不能开电视,侯龙涛干躺在床上都快睡着了,他都有点儿怀疑是不是自己逼得太紧了,对方又有不为人知的烈性一面,不会是在里面自杀吧?
  浴室的门终于缓缓的打开了,冯洁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衣走了出来,腰间紧扎着浴带,领口儿也捂得很严实,但从下面露出的小腿和玉足都是赤裸着的。
  侯龙涛一翻身就从床上跳了下来,两步窜到了女人的身前,扶住了她的双肩,「姐姐,你想等死我啊?」
  「啊!」冯洁惊叫了一声,她本来因为不敢看男人,一直是低着头,连眼帘都是低垂着的,可现在他一到了自己身前,他胯下的巨大阳具正好儿就落入眼里,只得赶紧抬头,却又变成直视他那双充满柔情的眸子,真是左右为难,只好把眼睛闭上了。
  侯龙涛歪着脑袋,伸出舌头在女人的红唇上舔着,双手在她的腰间搓动了两下儿,就去把浴衣的腰带拉开了。
  「啊!」冯洁又是一声惊叫,伸手抓住了男人的手腕儿,可一点儿力气也用不上,完全就是跟着他活动。
  侯龙涛趁女人张嘴的时候,把舌头放进了她的口中。
  冯洁一闭嘴,就把男人的舌头夹在了双唇间,但她永远也不会主动「进攻」的,只是这样含着,她永远都是默默的承受,她是汪洋大海中的一叶孤舟,只能随波逐流,任何的抗争都是无济于事的。
  真的吗?她现在就是在和生活抗争。
  侯龙涛的双手探进了敞开的浴衣,却没有直接碰触到肌肤,而是摸到了一层薄薄的柔滑面料,女人在里面穿了一件连体的内衣。
  男人向后退了两步,冯洁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儿,只见对方正用一种欣赏的眼光上下的打量自己,这一羞可是非同小可,她简直觉得自己的面庞比新婚之夜的时候还要热,难为情的用双手蒙住了自己的脸。
  女人穿的是一件肉色的牡丹蕾丝花边儿小可爱连体内衣,两条细细的弹性肩带,面料微透,胸前是镂空的花纹儿,加上从腰间延伸到大腿沟和臀缝儿中的荷叶花边儿,尽显成熟身体的性感美艳。
  侯龙涛把美人的双手拉开,轻轻将洁白的浴衣从她双臂上褪了下去,两手伸到她身后,捏住了翘挺的屁股,低头在她的肩膀上慢慢的吻了起来,样子是无比的爱惜,好像稍稍用力就会碰伤她娇嫩的肌肤似的。
  「嗯…」冯洁又把脸摀住了,她现在处于一种很微妙的心里状态,虽然从外界来得到的感觉是自己的,但获得这感觉的身体却不是自己的,就好像自己是在从远处儿看着另外两个人缠绵,但却能知道其中女方的感受一样。
  侯龙涛不可能知道女人是怎么琢磨的,但既然对方没显出任何抗拒的意图,自然就要进行下去了,他的双膝缓缓的弯曲了,脑袋也就不断的下沉,口舌滑过了美人的脖颈、胸口、乳肉,停在了在镂空蕾丝下若隐若现的奶头上。
  「嗯…嗯…」自己的翘臀被心爱的男人把玩儿着,自己的乳尖被小情人吸吮着,冯洁别提有多高兴了,除了肉体本身的快感,还有犯罪的兴奋,确切的说是经过长久的挣扎,终于挣脱了枷锁的兴奋。
  侯龙涛也很兴奋,女人的奶头儿不仅香甜,而且还是纯粉色的,跟冯云、玉倩的一模一样,他吸完了左边又去吸右边,吮完了右边又去吮左边,乳首处的内衣被他的唾液润出了两片圆形的湿迹。
  冯洁用力的咬着嘴唇儿,她知道自己如果有一点点放鬆,一定会大叫出来的,她不知道自己会叫什么,说不定会是极为淫乱的话呢。
  侯龙涛跪在了地上,抬起头,虽然瞧不见女人的表情,却能看到她脸上红润润的颜色,立刻就知道她已经动情了,于是就开始在她白嫩的大腿上舔舐,右手放开她的屁股,两根手指从正面进入她的双腿间,向上一抬,托住了她的小穴。
  冯洁全身一震,男人要开始玩弄自己最私密的部位了,光是这种想法就让她一阵阵的旋晕。
  侯龙涛意外的发现在两条荷叶边儿中间藏着一条小拉链儿,不仅如此,那里已经被女人分泌的体液润湿了,他为了避免夹到美人的阴毛儿,小心翼翼的把拉链儿拉开了,一股成熟女人的浓烈性味儿猛冲出来,迷得他头晕目眩,猛的把两根手指垂直的插进了屄缝儿中,嘴巴也凑了过去,拚命的舔着露出来的耻毛儿、勃起的粉红色阴核。
  「啊…」冯洁拚命的仰起头,猛的踮起脚尖儿,身子向上一窜,但这是逃不过男人的淫口的,她再也无法捂着脸了,只能用双手按住了对方的头,因为她已经站不住了。
  侯龙涛用手指在女人的阴道里飞快的进出,每次插入,都会把第一个指节稍稍的弯曲,在她体腔柔腻的内壁上狠狠的一刮,舌头用力的挑动着她的阴蒂,任凭她香甜的淫液飞溅在自己的脸上。
  男人以最「卑微」的姿势,跪在自己的身前,用口舌为自己服务,这种优待是冯洁做梦都想像不到的,她的身体产生了剧烈的抖动。
  侯龙涛立刻站了起来,左手一把捏住了女人的后脖梗,死死的吻住了她的樱口,舌头顶进她的口腔中,狂猛的搅动,右手更加卖力的在她的小穴内抠挖。
  「唔…唔…」冯洁紧皱着双眉,痛苦的闭着眼睛,身子产生了无规律的抽搐,大量的蜜汁从她的下体狂涌而出,两颗晶莹的泪珠儿顺着她的眼角儿流了出来,就像她女儿那样,在高潮的同时便开始哭泣。
  侯龙涛一直等到女人在表面上恢复了平静,才把手指从仍在蠕动的阴道中抽了出来,将上面粘着的粘液缓缓的涂抹在她肥嫩的屁股蛋儿上。
  冯洁自己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,自己已经抱住了男人的虎腰,胸前的两团柔软的肉球儿挤压在他的身上,舌头开始有了回应他挑逗的迹象。
  「姐姐,咱们到床上去好不好?」
  「嗯…」冯洁都不清楚自己是在应允还是在拒绝。
  侯龙涛想把女人横抱起来,所以必须先跟她分开一小段距离,可刚一把她的双手从自己的腰上拉开,她就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,「扑通」一声跪在了地上。
  原来冯洁的腿早就软了,刚才一直是靠男人的身体在支撑,现在他一撤力,自己又是头晕眼花的,不由自主的双膝着地了。
  虽然不像自己计划的那样,但侯龙涛也就「将计就计」了,轻轻用大龟头儿在女人的脑门儿上点了点。
  冯洁抬起泪光莹莹的双眼,看着面前不住晃动的巨大阴茎,立刻就明白了男人的意思,可是在此之前,她从未为任何人口交过,以后也不打算为任何人口交,但在这一刻,她确实有了把对方的大鸡巴含进嘴里的冲动。
  侯龙涛已经估计到女人大概是从来没用过嘴,瞧着她楚楚可怜的表情,也不太忍心强逼她,正想弯腰把她搀起来,她突然伸手握住了阳具,用双唇裹住了龟头儿。
  冯洁是一点儿都不会,跟薛诺第一次的时候没有一点儿区别,虽然决心为心爱的男人口交了,可一旦阴茎入口,就完全的不知所措了。
  「像嘬冰棍儿那样,小心牙齿。」侯龙涛温柔的扶住女人的螓首。
  「嗯…」冯洁照着男人的指示,慢慢的前后移动起头部,用口腔体会他的强大,别有一番情趣。
  「把舌头伸出来,托住龟头儿。」
  「嗯…」
  「绕着它转圈儿,舔肉冠后那圈儿沟儿。」
  「嗯…」
  「用舌尖儿舔马眼儿。」
  「嗯…」
  侯龙涛不再说话了,一把拉起还在等待命令的女人,又开始和她接吻,倒不是因为不喜欢指导她的口技,更不是因为在她温暖的口腔中得不到快感,只是实在等不急要疼爱她那刚刚恢复了一丝生气的心灵。
  冯洁紧抱着男人的脖子,这次是极为主动的和他互相吸吮对方的舌头。
  一个真正热爱舞蹈的人,除非在身体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,是不会完全的不练功的,侯龙涛从怀中女人保持的这么好的身材判断,她八成儿还是时不时的做做功课,身体的柔韧性应该并没有太多的退化,于是稍稍的蹲下去一点儿,把右手从她左腿的外侧绕过去,从后面插进她的双腿间,左手从正面插入,逆时针旋转差不多一百三十五度,手章贴在她的右大腿内侧。
  「干…你…你干什么?」冯洁把头枕在男人的肩膀上,又是羞赧又是无力,问出话来的语气就像是撒娇一样。
  「劈个叉给我看看。」侯龙涛说着就开始右手上抬、左手托起,整个儿是以端枪的姿势在把女人的双腿渐渐的劈开。
  冯洁的两条玉腿都快分成一条直线了,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,这绝不是由于这个动作对她来说有什么难度,只是既然男人要自己这样,虽然自己并不觉得什么,但在他眼里一定是很性感的,说不定还是很淫蕩的呢,这叫这个良家妇女怎能不羞呢。
  侯龙涛调整着女人身体的位置,轻轻把她往下放了一点儿,向斜上方挺起的大鸡巴撑开了她下体的两片柔唇,深深的进入了她的阴道中。
  这已经不是冯洁第一次尝试年轻情人的大鸡巴了,但上次多多少少受了点儿酒精的影响,现在才算是真真切切、完完全全的体会到了那一直延伸到小腹的充实感,他不光是把自己身体上的洞穴填满了,也把自己心灵上空洞填补上了。
  这个姿势虽然奇特,但并不太好用力,侯龙涛只上下抬放了几下儿就已经失去兴趣了,便转了个身,面对着大床,举着女人往上一扑,结结实实的把她珠圆玉润的美妙身体压住了,自身的冲击力使得巨大的肉棒以千钧之势狠凿进了她的屄缝儿里。
  「嗯…」冯洁闷哼了一声儿,这一下儿就肏得她白眼儿都翻起来了,只觉自己的心脏差点儿就被从嗓子眼儿里顶出来了,胸口憋得要死。
  侯龙涛把美人的双腿扛在了肩上,以最普通的性交姿势,慢慢在她的小穴里抽插,她并不想把「第一次」搞得太过分,今天的主要目标是让这个没爱过的女人体会到自己对她的感情,只要得到了她的心,以后有的是时间跟她玩儿变态游戏。
  「嗯…嗯…」冯洁很快就不再感到憋闷了,睁开泪水迷濛的双眼,含情脉脉的望着正在「辛勤耕耘」的男人,轻咬着自己的下唇,伸手把他被汗水粘在额头上的一缕头髮拨开,静静的让自己阴道中产生的快感慢慢的积累,「龙涛…」
  侯龙涛压下上身,在女人的唇上重重一吻,「好姐姐,你尽情的享受吧。」说完就把她的双腿放下来,顶在自己的大腿上,双臂插入她的腋窝下,两肘撑在她的头两侧,开始在她的脸上、脖子侧面舔舐。
  「龙…龙涛…我…嗯…我好喜欢你…好喜欢你…」冯洁拚命抱紧男人的脖子,蹭着他的脸颊。
  「姐姐…姐姐…」侯龙涛逐渐加快了屁股摇动的速度,还故意把呼吸放的很急促,用无比陶醉的声音不住叫着女人的暱称,爽是真的特别爽,她的肉穴又热又紧,不可能不爽,但也确实有那么一点儿讨好儿的成分。
  冯洁知道自己「衰老」的身体让年轻的情人很满意,心里最后一点儿的紧张、不自在、不自信都消失了,「龙涛…啊…龙涛…我爱你…」在她身体剧烈颤抖的同时,美丽的双眼中也再次充满了泪水…
  编者话:文中的Honda像IIC借款并非为了周转,为的是重塑投资者的信心。波音公司对7E7经济型客机这一个项目的投资就有60亿美金;甲骨文拿出80亿纯利中的30亿收购自己的股票;Coca-Cola去年的营业额超过210亿。七十亿听起来、看起来都是一个天文数字,但往世界500强的身上一搁,并非完全不可能。